公式规律一码特参数

本原设计与中国文化

添加时间:2019-09-18

  孟建民:回望自己建筑创作三十年的历程,经历许多波折,也走过不少弯路,面对当今建筑界存在的乱象,我们有必要探讨 “中国建筑到底往哪条路上走”的基本问题。倡导“本原设计”,即是对我国建筑创作的一种反思,今天我想和你谈谈“本原设计与当代文化”,希望从你的研究中得到更多启发。

  韩望喜:你的思考是根本性的。“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今天求本溯源,正是当机。建筑很特别,有非常浓厚的人文性、艺术性、哲学性和宗教性。

  孟建民:如今尽善尽美的建筑不多,支离怪异的建筑却不少。真与伪、善与恶、美与丑往往是事物存在的两个方面,如何看待、对待事物的这一对对矛盾可能是人一生都要考虑的问题。

  韩望喜:谈到善和美的关系,我必须借用苏格拉底的概念:“善的范型”。它或许契合你提倡的“本原设计”。苏格拉底曾说道:“在认识历程中,这个善的范型似乎是最后的,并且只有用一种努力才能见到,当见到时,又可以推其为一切美的和善的事物的普遍制作者,是这个可见的世界里的光的父母,在理智的世界里,它是真理和理性的源泉。”

  这个最高的范型就是善的理念,是超越于现实的世界而具有普遍意义的。这就是说,你建筑设计的理性以及美感,都要符合善的价值观和人性关怀。这就是你所说的健康、高效和人文。

  孟建民:的确如此。在古典建筑中,比例和尺度的概念就好像是在为世间的建造寻找永恒的范型提供依据,一代又一代的建筑师积累着关于形式美的经验,为这门学科奠定了基础。而这样做,其实是为建筑设定了一个人文的界限——不管技术如何发展、手段多么高超、形体多么庞大,建筑都必须以人的尺度与行为作为基准。以人为基准,才能谈“至善”,善是一个与人相关的概念。所以,形式美是为了社会性目的服务的,美学与伦理是不可分的。

  韩望喜:普罗丁已经说过了:“善是美的本质”。柏拉图认为接受美感教育的人,初始会专注形式美,再进一步就要学会把心灵的美看得比形式的美更可珍贵,最后达到理念世界的最高的美,“这种美是永恒的、无始无终、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这就是善的范型。

  孟建民:鉴赏必须与理性共存,审美是感性的,同时也是理性的,设计是应当有善意的。

  人的审美观和对美的感受是不一致的。据我观察,建筑审美有三个层面:大众审美(市俗审美)、权力审美(决策者的喜好)、专业审美(专家审美)。权力审美与专业审美都是精英审美,两者相同点在于都是少数派的观点,不同点则表现在权力者并非都是专业者,权力审美脱离专业的支持与依据则造成的负面影响会更大;市俗审美更多地表现出从众审美之特点。市俗审美需要专业审美的引导与培育。

  韩望喜:专业的引导很重要。鉴赏必须有批评,有引导,有理性的声音,因为,康德坚持,鉴赏必须和理性结合起来,审美要表现人类的道德情感。正因为这样,本原设计应当立足在理性和善意的基础上。

  孟建民:在东方,儒、释、道是传统思想的高度概括,那么儒家是怎么看待本原的?

  韩望喜:儒家的本原是“仁”。仁是“本源全体”。天地之间,以人为本;人,以“仁”为本。仁是宇宙的实体,是世界的本原。仁是本原,在人,作为心体,就是人心,就是不忍人之心;在天,作为实体,就是宇宙的生化流行,阴阳五行的动静变化开阖。与你的本原设计有相通之处。

  韩望喜:道家的概念是:本原是“无”。《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无,是无形无象,无始无终,但无不是没有,而是无所不在,无所不备,包容宇宙,化育万物。对应于人,就是理性。内圣外王,与道合一。

  韩望喜: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一切众生,本来涅槃,无漏智性,本自具足”。心性本觉。一切万法,皆从心生。大觉悟者,觉破无始以来的迷妄,所以不生不灭。《心经》上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是指一切相,空是指空性。当我们通达空性之后,便了知一切色法都是由我们的空性产生的。佛家讲“空”能生“万法”,正如道家讲“无”能生“万有”。

  孟建民:在当下的背景环境下创作,必须重视当代的文化性。但当代的文化和传统的文化,西方的文化及方方面面的地域文化都是相关的。很多人认为传统的建筑文化已经落后于时代了,日新月异的新材料、新工艺和新形式抓住人们的眼球和内心,媒体网络推波助澜,当代文化似乎与传统文化之间存在一条鸿沟。

  韩望喜:每年春天我去北京,最喜欢看的景象是“老树新芽”。黑黢黢的枝干生发出嫩绿的新芽,对比最美、最强烈。很多艺术家、哲学家都认为:一个文化越是源远流长,越是古老,它的当代表现或创意呈现就越丰富、越美。当代文化是从传统文化流变而来,我们的长江黄河从唐古拉山脉来,流到这里,这水是新还是旧?每个人的感受不同,时空在变幻,如佛家说的“无常之变”。只是在当下这一刻,当代文化看到它的刹那呈现,繁花似锦。所以,一定要“观照当下”,观照当代人的审美、趣味、生活方式。其实“体”还是在文化的深度里,但“相”就随着无住之心,时时不同。

  孟建民:“体”以人性为基点亘古不变。“相”则随时空转换不停变换。有人类历史以来,建筑的本原也许从未有变化。其实我们生活在其中的自然界并不是恒定不变的,会有洪水火灾,地壳也缓慢地漂浮在岩浆之上。建筑为人的存在提供了一个证明,既是安慰也是信心。它能给人提供基本的庇护,然后给人以美的享受,有组织的社会生活因此是有条不紊、有章可循的,建筑本身也是时序和礼法,而人类的一切都在于对自然的体认。建筑是人和自然之间沟通的一个媒介,它的形制的变化,zhpnqzzoawinqzonezfwapalipny?jjvbz这个病毒怎么,说明人与自然之间交流的方式在缓慢发生着变化,从这个角度看,即便是让人们视为洪水猛兽的现代技术,如果善加利用,只能证明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发生变化,而不能证明人已经脱离了自然、超越了自然、凌驾于自然之上。文化也是如此。当代文化每时每刻都在变,观照当下,就是怀着此心去体会它。

  孟建民:这30多年我国的建筑创作普遍存在偏离本原的现象,为什么会偏离,是什么力量在起作用,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韩望喜:是解构的力量!现在的趋势是无论在音乐方面,建筑、文化方面还是在其他方面都呈现一种“背离经典”的取向。人希望能有某种探索吧!

  孟建民:但是这些探索不是纯粹的,很多都有功利的目的,使人心被贪欲和事相所蒙蔽。这与当今的大环境有关。

  韩望喜:很多事情是圆融的,必须想到人,关怀人。如果不从人出发,很多事情都落不到实处。六祖说“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修禅”,所谓的建筑,离开了“人”的本原,只是逞技术、比技巧,根本缺乏大智慧。

  孟建民:“本原设计”强调“建筑服务于人”,同时还强调对人的“全方位关怀”。回到中国当代建筑语境,我们更需要的是从“物本”到“人本”的转移,以“人的需求”为设计的“原点”,对建筑学的“原始本义”展开新的探索,倡导“建筑服务于人”,而不是“为建筑而建筑”。

  韩望喜:要做一个建筑,肯定有多处考量: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哲学、审美、人的健康、环境。天地之间,是人的心。这个建筑体怎么体会出、呈现出这个心,用什么心来对人对物,来体现对人的功用呢?“性”、“相”、“用”都出来了,用这个“性”,呈现这个“相”,表现这个“用”,三者一如,诚心诚意,尽心尽意,就可以呈现出你心目中想要的东西。所以,当代文化,古与今、东与西都是沟通的、融合的。材质、设计技巧倒没有什么障碍,怎么样更关怀人的健康,怎么样更有效率,怎么样更人文、便捷、健康、关怀、舒适,才是一个比较好的建筑。怎样把人当神来看待,怎样在给人的设计中见出神性,见出仁爱之道和慈悲之心,2018香港马会资料大全。这也许是本原设计的很高的境界吧!

  韩望喜:要给建筑一个灵魂,给它一个精神。康德说“一幅画可能很工整,但我看它不感动人”,是没灵魂在。一个建筑可能也很工整,我也感受不到它的美和震撼。一个建筑的震撼在于建筑师用心的程度,只有心灵的呈现、精神性的呈现才能感动人。

  孟建民:很高兴你从研究哲学、国学的角度为我们建筑创作注入不少的思想养分,丰富了我们对“本原设计”从文化上的理解。谢谢你百忙之中和我进行对谈!

  (孟建民:中国工程院院士、建筑设计大师;韩望喜:深圳市委外宣办主任、市设计之都推广办主任。)


香港挂牌香港挂牌|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www.83303.com| 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金明世家六合| www.494929.com| www.52469.com| www.759329.com| 今天晚上开什么码| 百家乐高手论坛| 香港正版挂牌|